第20章 听还是不听

笑天下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冷千宁回到车上带着一身的冷气,苏小沫的目光依旧没有收回,而凌飞也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慢慢地向前走。”冷千宁看了一眼苏小沫,这少年在想什么?

    白玉从镜里看了一眼后面的两个人,还有猫在后面一直装死人的两个兄弟。

    从被带回的那天起,冷千宁并没有说要把两个人赶走。而两个人好像也忘记了,他们的初衷是请人把他们带到b市,而不是跟着冷千宁他们一起逃亡。

    “给我地图。”苏小沫突然间一阵心悸,他一把抓住了冷千宁的手臂,低声地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冷千宁把放在前面座椅袋里的地图拿了出来,平铺在了两个人的腿上,“你想看哪里?”

    这个地图他看了好几遍,如果走jz高速,要再走三个多小时才有高速出口。

    “三个小时的路程,我们能走到哪里?”苏小沫问,眼里带着少有的成熟和焦急。

    “三个小时正好可以到第一个出口,小辛堡镇,往东北二十里就是jz铁路。”冷千宁看着苏小沫的表情,很是认真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三个小时,不知道来不来得及。”苏小沫自语似的说。

    “冷哥,前面开始有车辆了。”正在这时,白玉开口道。“前面的车行动很慢。”

    “靠,又是这种情况。”冷千宁放下手里的地图,在回仓北的路上,他们就遇上一回堵车,这回刚上来就遇上了堵车,这还有完没完。“给我把铲车调过来,让人看看到底怎么回事?如果还是丧尸堵在前面,直接给我把人都推开!”

    冷千宁的脸色出奇的坏,黑得都能狞出水来。

    白玉马上安排人到前面去探路,没一会儿,人回来了,看着黑着脸的冷千宁忐忑地道:“冷哥,前面不是丧尸,而是有个车坏在那儿,正在修。”

    “靠,真是出花样了,高速上玩修车?好,很好。”冷千宁的眼里冒着冷光,直接对来人道,“带着战虎和刘葳,把前面的车都给弄开,不管用什么手段,我现在马上就要开车。”

    “是,冷哥、”感觉到冷千宁身上的寒气,尹士杰表示,他压力很大。

    车子还在慢慢地前行,五分钟后,凌飞带着两个人回到了车边,窜上车,凌飞面色严肃地道:“冷哥,小辛堡路口被堵,只怕我们过不去,下一个路口是离这里两个小时的路程。”

    冷千宁望向苏小沫:“我们怎么走?小辛堡还是土木堡?”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,走小辛堡。”苏小沫折上地图,看着凌飞,“要是三个小时内不能走出高速,那我们就都等着冻死在高速上好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凌飞下车,冷千宁才开口道:“真的那么把握?”声音不高,却透着不容置疑。如果苏小沫不能肯定,他也不能下这个命令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肯定。”苏小沫淡淡地扬起脸看着冷千宁。

    他有前世的记忆,可是现在,前世经过的已经出现,不过提前了。但还是出现了,也就是说,前世的东西不会少,但出现的时间不定。他说不准,就像是现在,下雪应该开始,可是,时间不准。

    前世是在过年前的几天,他记得很清楚,那个时候,他和权养已经逃了出来,在路上,权养还说再过几天就要过年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,现在才是1月11号好不好?

    前世他们逃亡的路上,天气一直都挺好,所以,丧尸的变化也挺大的。最少在月底的时候,丧尸们已经会跑会跳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一个个木头似的,等你拿钢管去戳人家脑子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能确定的话……”冷千宁的话还没有说完,苏小沫便淡淡地道,“如果冷哥下不了命令,请允许我和我老爹下车。”

    既然人家不把命当回事,他又何必做那个坏人呢?

    冷千宁没有说话,只是盯着苏小沫的眼睛有些阴森。

    苏小沫心里一颤,旋即就平静了下来。冲着冷千宁一笑,道:“冷哥,你带着这个车队有众多的顾忌,可我没有。但我最大的愿望就是,我要和我老爹活下来。所以,如果你们还想着要在高速上走,那么,我没必要陪着你们去送命,即便是我没有什么把握和肯定一定会下雪,但只要有一丝这样的感觉,我就不会去冒险。”

    白玉在前面装死人,后面的两个兄弟虽然不知道这车里的人为毛都一下子装成死人,但是,随大流还是对的。他们也装死人,肯定不会有错。

    冷千宁冷冷地看着苏小沫足有两分钟,最后才点了点头道:“好,我们走小辛堡,凌飞,去把小辛堡路口盘活。”冷千宁盯着苏小沫狠狠地吩咐着凌飞。

    凌飞莫名其妙地领命下了车,带着几个人就要向前跑。被苏小沫叫住: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前面的路口被堵,不是用人力就可以打开的。他必须把铲车装起来,然后到地方放出来由着铲车来进行操作。

    冷千宁一听苏小沫开口就知道他要做什么,立即下了车,从凌飞手里接过摩托车,扣上了头盔,对着还站在车门前的苏小沫道:“上车,我们去后面。”

    现在已经顾不得那么多,冷千宁带着苏小沫到了后面铲车的地方,把铲车的司机让凌飞拎走,自家的两个集装箱车并排,把铲车平遥到了中间,这才让苏小沫把车收了起来。然后飞快地带着苏小沫往前面冲去。

    小辛堡镇的路口是个双车道的路口,现在已经被车子堵得死死的。要想弄开,还真得铲车不可。就算是铲车,那也得是好铲车。不然的话,只有干睁眼的份儿。

    几个人看看眼前的形势,最后决定从小辛堡方向向高速方向解堵。

    苏小沫把铲车放下,凌飞已经带着铲车的司机过来。尽管铲车司机一脸的惊讶,但是看到前面的都快成摞的车,他也知道时间紧迫。

    站在高速路口,冷千宁看着已经加快了速度的车辆,一辆一辆从他面前开过,而小辛堡因为路口被堵,根本就没有车来注意。

    从车队到小辛堡路口,他们骑着摩托车用最快的速度,也用了三个半小时,到小辛堡的时候,苏小沫长长地出了口气。看看已经阴成一块的天空。苏小沫终于算是吐了口气:“也许我们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铲车开始工作后不到十分钟,站在路口的冷千宁就觉得自己的脸上有些微凉。用心一看,却是开始飘起了雪花。

    “下雪了。”苏小沫的脸色一青,再看看路口,要是想把车辆都疏通开的话,最少也要半个小时之后,而他们车队马上就要到达。不算这个,他们的车队后面还有车辆。到时候,他们就是想下路口也不成的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才是最害怕的时候,不跟着车走,肯定是要起冲突的。众怒难犯,就算是他们手里的武器,现在也不是应该对着人类开火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快一点,不行人也跟着动手。如果不在我们的车队到来之前把路口疏通的话,我们的车队就会被迫向前走。”苏小沫对着冷千宁沉着脸道。

    冷千宁也不是傻子,他自然知道苏小沫说的那个后果是什么。

    当下二话不说,他直接上去,动手开始清理高速这边的车辆。

    小辛堡这边的路口两边没有像高速上一样的被封闭,两边都是有杂草的土坡地。

    冷千宁钻进一辆车里,打新着了火,直接往边上开。开出去十米就跳了下来,继续第二辆可以开动的车。

    这堵着的车辆里,除了头一辆是被高速上的车给撞坏之外,其他的都是退不出去而被夹在中间的。

    苏小沫之所以着急也正是这个理由,他们就得从这边出去,不然被夹在高速上就等着被冻死吧。

    剩下的人看着冷千宁这么做,都跟着一起忙活起来。

    苏小沫没有动,他看着高速上的车流。手里的卫星电话直接通白玉:“还有多远?”

    “沫少,大概要十分钟吧。”白玉心里也着急,外面的雪已经渐渐的大了起来,要是再这么走下去,不冻死也是要出车祸的。

    “好像来不及了。”苏小沫看着还有一半的车辆没有疏通开的路口,如果再过十分钟他们的车队就到的话,必是要堵住了高速的车道。

    虽然说现在高速上的速度真的很像是蜗牛在爬,但是,即便是再慢,他们疏通的速度也比不过车辆行进的速度。

    “让咱们的车都排成一排,在小辛堡路口下道。”苏小沫对着电话直接下命令。

    白玉怔了一下,迟疑了一下才道:“沫少,冷哥在吗?”

    “没必要问冷哥了,如果不想死,就按照我说的去做,lxiaoshuo,com更新更快)“苏小沫说完,挂7电话辆已经开到一边的车里出来。(百度搜乐文或,回身就看到冷干宁正从一苏小未中着冷干宁扬了扬手里电话:“我通知白玉他们了,让他们在这里停」目卜竺罪。

    冷千宁回到车上带着一身的冷气,苏小沫的目光依旧没有收回,而凌飞也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慢慢地向前走。”冷千宁看了一眼苏小沫,这少年在想什么?

    白玉从镜里看了一眼后面的两个人,还有猫在后面一直装死人的两个兄弟。

    从被带回的那天起,冷千宁并没有说要把两个人赶走。而两个人好像也忘记了,他们的初衷是请人把他们带到b市,而不是跟着冷千宁他们一起逃亡。

    “给我地图。”苏小沫突然间一阵心悸,他一把抓住了冷千宁的手臂,低声地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冷千宁把放在前面座椅袋里的地图拿了出来,平铺在了两个人的腿上,“你想看哪里?”

    这个地图他看了好几遍,如果走jz高速,要再走三个多小时才有高速出口。

    “三个小时的路程,我们能走到哪里?”苏小沫问,眼里带着少有的成熟和焦急。

    “三个小时正好可以到第一个出口,小辛堡镇,往东北二十里就是jz铁路。”冷千宁看着苏小沫的表情,很是认真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三个小时,不知道来不来得及。”苏小沫自语似的说。

    “冷哥,前面开始有车辆了。”正在这时,白玉开口道。“前面的车行动很慢。”

    “靠,又是这种情况。”冷千宁放下手里的地图,在回仓北的路上,他们就遇上一回堵车,这回刚上来就遇上了堵车,这还有完没完。“给我把铲车调过来,让人看看到底怎么回事?如果还是丧尸堵在前面,直接给我把人都推开!”

    冷千宁的脸色出奇的坏,黑得都能狞出水来。

    白玉马上安排人到前面去探路,没一会儿,人回来了,看着黑着脸的冷千宁忐忑地道:“冷哥,前面不是丧尸,而是有个车坏在那儿,正在修。”

    “靠,真是出花样了,高速上玩修车?好,很好。”冷千宁的眼里冒着冷光,直接对来人道,“带着战虎和刘葳,把前面的车都给弄开,不管用什么手段,我现在马上就要开车。”

    “是,冷哥、”感觉到冷千宁身上的寒气,尹士杰表示,他压力很大。

    车子还在慢慢地前行,五分钟后,凌飞带着两个人回到了车边,窜上车,凌飞面色严肃地道:“冷哥,小辛堡路口被堵,只怕我们过不去,下一个路口是离这里两个小时的路程。”

    冷千宁望向苏小沫:“我们怎么走?小辛堡还是土木堡?”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,走小辛堡。”苏小沫折上地图,看着凌飞,“要是三个小时内不能走出高速,那我们就都等着冻死在高速上好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凌飞下车,冷千宁才开口道:“真的那么把握?”声音不高,却透着不容置疑。如果苏小沫不能肯定,他也不能下这个命令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肯定。”苏小沫淡淡地扬起脸看着冷千宁。

    他有前世的记忆,可是现在,前世经过的已经出现,不过提前了。但还是出现了,也就是说,前世的东西不会少,但出现的时间不定。他说不准,就像是现在,下雪应该开始,可是,时间不准。

    前世是在过年前的几天,他记得很清楚,那个时候,他和权养已经逃了出来,在路上,权养还说再过几天就要过年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,现在才是1月11号好不好?

    前世他们逃亡的路上,天气一直都挺好,所以,丧尸的变化也挺大的。最少在月底的时候,丧尸们已经会跑会跳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一个个木头似的,等你拿钢管去戳人家脑子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能确定的话……”冷千宁的话还没有说完,苏小沫便淡淡地道,“如果冷哥下不了命令,请允许我和我老爹下车。”

    既然人家不把命当回事,他又何必做那个坏人呢?

    冷千宁没有说话,只是盯着苏小沫的眼睛有些阴森。

    苏小沫心里一颤,旋即就平静了下来。冲着冷千宁一笑,道:“冷哥,你带着这个车队有众多的顾忌,可我没有。但我最大的愿望就是,我要和我老爹活下来。所以,如果你们还想着要在高速上走,那么,我没必要陪着你们去送命,即便是我没有什么把握和肯定一定会下雪,但只要有一丝这样的感觉,我就不会去冒险。”

    白玉在前面装死人,后面的两个兄弟虽然不知道这车里的人为毛都一下子装成死人,但是,随大流还是对的。他们也装死人,肯定不会有错。

    冷千宁冷冷地看着苏小沫足有两分钟,最后才点了点头道:“好,我们走小辛堡,凌飞,去把小辛堡路口盘活。”冷千宁盯着苏小沫狠狠地吩咐着凌飞。

    凌飞莫名其妙地领命下了车,带着几个人就要向前跑。被苏小沫叫住: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前面的路口被堵,不是用人力就可以打开的。他必须把铲车装起来,然后到地方放出来由着铲车来进行操作。

    冷千宁一听苏小沫开口就知道他要做什么,立即下了车,从凌飞手里接过摩托车,扣上了头盔,对着还站在车门前的苏小沫道:“上车,我们去后面。”

    现在已经顾不得那么多,冷千宁带着苏小沫到了后面铲车的地方,把铲车的司机让凌飞拎走,自家的两个集装箱车并排,把铲车平遥到了中间,这才让苏小沫把车收了起来。然后飞快地带着苏小沫往前面冲去。

    小辛堡镇的路口是个双车道的路口,现在已经被车子堵得死死的。要想弄开,还真得铲车不可。就算是铲车,那也得是好铲车。不然的话,只有干睁眼的份儿。

    几个人看看眼前的形势,最后决定从小辛堡方向向高速方向解堵。

    苏小沫把铲车放下,凌飞已经带着铲车的司机过来。尽管铲车司机一脸的惊讶,但是看到前面的都快成摞的车,他也知道时间紧迫。

    站在高速路口,冷千宁看着已经加快了速度的车辆,一辆一辆从他面前开过,而小辛堡因为路口被堵,根本就没有车来注意。

    从车队到小辛堡路口,他们骑着摩托车用最快的速度,也用了三个半小时,到小辛堡的时候,苏小沫长长地出了口气。看看已经阴成一块的天空。苏小沫终于算是吐了口气:“也许我们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铲车开始工作后不到十分钟,站在路口的冷千宁就觉得自己的脸上有些微凉。用心一看,却是开始飘起了雪花。

    “下雪了。”苏小沫的脸色一青,再看看路口,要是想把车辆都疏通开的话,最少也要半个小时之后,而他们车队马上就要到达。不算这个,他们的车队后面还有车辆。到时候,他们就是想下路口也不成的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才是最害怕的时候,不跟着车走,肯定是要起冲突的。众怒难犯,就算是他们手里的武器,现在也不是应该对着人类开火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快一点,不行人也跟着动手。如果不在我们的车队到来之前把路口疏通的话,我们的车队就会被迫向前走。”苏小沫对着冷千宁沉着脸道。

    冷千宁也不是傻子,他自然知道苏小沫说的那个后果是什么。

    当下二话不说,他直接上去,动手开始清理高速这边的车辆。

    小辛堡这边的路口两边没有像高速上一样的被封闭,两边都是有杂草的土坡地。

    冷千宁钻进一辆车里,打新着了火,直接往边上开。开出去十米就跳了下来,继续第二辆可以开动的车。

    这堵着的车辆里,除了头一辆是被高速上的车给撞坏之外,其他的都是退不出去而被夹在中间的。

    苏小沫之所以着急也正是这个理由,他们就得从这边出去,不然被夹在高速上就等着被冻死吧。

    剩下的人看着冷千宁这么做,都跟着一起忙活起来。

    苏小沫没有动,他看着高速上的车流。手里的卫星电话直接通白玉:“还有多远?”

    “沫少,大概要十分钟吧。”白玉心里也着急,外面的雪已经渐渐的大了起来,要是再这么走下去,不冻死也是要出车祸的。

    “好像来不及了。”苏小沫看着还有一半的车辆没有疏通开的路口,如果再过十分钟他们的车队就到的话,必是要堵住了高速的车道。

    虽然说现在高速上的速度真的很像是蜗牛在爬,但是,即便是再慢,他们疏通的速度也比不过车辆行进的速度。

    “让咱们的车都排成一排,在小辛堡路口下道。”苏小沫对着电话直接下命令。

    白玉怔了一下,迟疑了一下才道:“沫少,冷哥在吗?”

    “没必要问冷哥了,如果不想死,就按照我说的去做,lxiaoshuo,com更新更快)“苏小沫说完,挂7电话辆已经开到一边的车里出来。(百度搜乐文或,回身就看到冷干宁正从一苏小未中着冷干宁扬了扬手里电话:“我通知白玉他们了,让他们在这里停」目卜竺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