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八十八章 地方不错

然然然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时间总是过的那么快,一天的时候,在他们的手中,就像是行云流水,而且,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做,一天的时间,就这样白白的过去。

    李阳和白蛇两个人本打算先去看看几位师叔现在的情况怎么样?谁知道车子走到半路上就不走了,两个人也不能让小高一个人坏在半路上,只能改变他们的行程。

    “哎,真的是很没用,对不起啊,阳哥,我这也是无奈之举。”小高狠狠的踢了一下轮胎,坐在旁边的石头上,摸着脑袋说道。

    李阳看了一下时间,现在太阳马上就要落山了,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让他们浪费,而且车上还有那么多的酒坛子,靠人力推,几乎没有可能,只能老老实实的在这里等着。

    白蛇背着东西,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紧张,坐在副驾驶位置上面,还拿出来自己的小镜子看看现在的样子,李阳现在已经急得焦头烂额了,但是这小姑娘却……

    小高翻看自己手机里面的通讯录,一个挨着一个求救,他的那些狐朋狗友,你不是说有事,就是说现在抽不开身,他也明白,谁都不愿意遇上这种鬼事情。

    “算了,还是想其他的办法吧!我看看自己能不能修?”小高不知道打了多少个电话,都没有任何好的结果,自己只能老老实实的把工具箱拿出来。

    车子的车胎还比较好,但是就是不能启动,小高把车子的前盖打开,看着密密麻麻的电路线,他自己从来都没有亲自修过车,也不清楚,车子的构造是什么?

    李阳站在旁边皱着眉头,看了看车子里面的构造,不断的摇头:“小高,这个你能不能修好?我们不能在这里久待啊,那边我们还有事呢,能不能想个办法?”

    小高看了看旁边对他报有很大希望的李阳,自己很无奈的低下了头,然后拿了一个螺丝刀,装作很懂的样子,随便的敲打车子的线路,坐在车子里面的白蛇,一直都没有走出来。

    李阳看这边也没有什么进展,走到窗户的前面:“咚咚咚……”

    白蛇看了一下脸上的粉底,有可能看嘴上的口红,没有其他的瑕疵之后,才愿意把车窗打开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有什么事吗?”白蛇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好像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,问道。

    这边李阳早就已经炸了锅了:“我说你能不能下来帮忙?这边都已经成这个样子了,你居然还有心思在这里补妆?白蛇,你知不知道浪子那边的事情有多么棘手?”

    李阳现在恨不得自己长出来个三头六臂,把带的所有东西全部带的菩提寺,白蛇根本就没有理他,把车门打开,李阳就站在门外面,她尝试着推了一下,那家伙一直堵着车门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呀?让我下去行不行?我现在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?真的是笨死了。”白蛇愣了他一眼,说道。

    好像这件事情是李阳的过错一样,很无辜的站在旁边,一句话也不敢说,白蛇下来之后,拿了一个手电筒,天马上就要暗下来了,山里面的凉气也逐渐上来了。

    令人瑟瑟发抖的寒风,吹在他们三个人的身上,李阳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。

    “车上有衣服,自己过去拿。”白蛇说道

    白蛇到了车子前面,可能看错综复杂的线路,她之前也没有修过车子,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儿:“这,这些线路都是干嘛的?我也不清楚啊,小高,你看要不要找个行家过来?”

    小高很无奈的挠了挠脑袋:“白姐,我这要是能找来人,早就已经来了,谁知道啊?借我车的那个人电话也一直打不通,其他稍微懂一点点兄弟,又不想帮这个忙。”

    “那,那完了,咱们只能老老实实的靠两条腿走了,去给李阳说一下,就说车子修不好了,目前只能靠两条腿走路。”白蛇拍了拍手上的土,说道。

    小高还是不死心,拿着螺丝刀在车厢里面,随便的修整,白蛇站在一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必须得看看,车上还有那么多东西呢,就靠两条腿,那得走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?”小高说道。

    白蛇撇了下嘴巴:“那行吧,你自己在这再看看,我就不管你了,不然我俩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被浪费,李阳心里面越来越焦急,他自己都不清楚,明天天亮之前,能不能赶到菩提寺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呢?车子修好了吗?”李阳坐在车子后面,嘴里面叼着旱烟,问道。

    白蛇做到了他的旁边,把烟从他嘴里面夺过来,自己抽了一口,一大团烟气被吐到空中:“估计咱们两个人车上的东西是带不走了,只能靠两条腿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东西有那么重要吗?浪子在他那里就不能配制吗?或者是找欧阳也可以啊,没必要非得把这些东西都带上,就是给自己制造麻烦。”白蛇来的时候就不同意把这些酒坛子全部都带上,现在可倒好,真的成了累赘了。

    李阳摇了摇头,这是他亲自准备的,而且,这里面很多东西,欧阳那里根本就没有,想要配出来,非常难,他自己也觉得很笨重,但这也是无奈之举。

    两个人坐在一块儿,白蛇把疲惫的脑袋放在李阳的肩膀上,看着挂在天上孤独的明月,李阳心里面觉得有一点孤单,也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,两个人好长时间没有在一起赏过月了。

    好像上一次还是在北疆的时候,那会儿俩人在村子里面,没有信号也没有手机,要么老老实实的回去睡觉,要么两个人只能坐在院子里,或者是房顶上赏星星看月亮。

    蜈蚣精带着老大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到达老刘给他们准备好的地点,这里还真的是一片烂尾楼,基本上没有任何灯光,到了晚上,我有眼光的,只有一间屋子,而且还是在地下。

    看着阴森森的环境,蜈蚣精两个人贴的很近,生怕被别人偷袭了,这俩家伙现在就像是丧家犬一样,无论在哪儿?都会格外的小心,特别是在李阳的周围。

    自从夺走了权杖之后,李阳现在的能力,越来越强大,现在就连老大都不能把他怎么着,况且之间的还得到了一部分的力量,但是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怎么感觉这里这么阴森呢?那个该死的老家伙是故意把我们两个人匹配到这么远的地方,根本就是不想让你去打扰他,你还看不明白吗?”老大一边走着,一边很愤怒的说。

    按照老刘给他们纸条上面的指示,在烂尾楼的中间,找到了那间房子,房子的周围看起来没什么特别之处,不过在门口有一个白炽灯一直亮着。

    如果不在这里面仔细找找,根本就不会发现这里还有一个世外桃源:“这里,就在那。”

    蜈蚣精指了指眼前有点光的地点,老大看到那个灯塔之后,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,这可能是他这两天来唯一的一次微笑,到了老刘给他们准备好了的房子之后。

    刚一进门,走廊上的灯全部都亮了,墙壁上有很多格子,盒子里面放的全部都是红酒,这就让两个人开心坏了:“哎呀,没想到啊,这么脾静的一个地方,竟然还会有温馨的一面。”

    老大赶紧着急忙慌的打开一瓶红酒,先暖一下身子再说,里面的灯全部都是暖色调,和昨天晚上两个人在桥洞下面的环境相比,真的是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蜈蚣精看着如此豪华的装扮,真想好好的在这里休息一下,但是,现实的情况不允许他们两个人有任何懈怠的情绪,来这里他们只有一个目的,就是在这里先修养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至于李阳,以后有的机会是收拾的:“老大,要不要来点沙拉,吃起来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蜈蚣精今天白天一天,基本上没有摄入任何食物,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的憔悴,老大的情况要比他更加糟糕,身上不仅有伤,而且,他现在身上的力量在不断的消失。

    不过目前的这个情况,还没有告诉蜈蚣精,只有他一个人知道,如果那小子了解到,他现在是真的力量在渐渐的衰退,可能那家伙会狗急跳墙的。

    毕竟压榨了他这么长时间,那小子早就想着反弹,只是没有好的机会罢了,这一点老大早就有抵防到。

    “这里环境还不错,可能能够好好的在这里休息一下了,我去冲个澡,你在这里休息一下,待会儿商量一下,明天该怎么办?”老大说完之后,把身上破烂不堪的皮夹克脱下来扔到了桌子上,身上的伤疤,蜈蚣精根本就不敢直眼看。

    他现在身体在不断的发生变化,也让蜈蚣精觉得很可疑,在黑坑里面的时候,老大身上的肌肉线条特别明显,但是现在,他的肌肉有些已经在慢慢的消失。

    特别是后背上的人鱼线:“老大,你的后背……”

    老大似乎察觉到了什么:“不该问的别问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重新把皮夹克穿上,遮住身上的伤疤,蜈蚣精赶紧把头低下来,这里的设施足够他们两个人生活很长时间,老刘在他们来之前,专门叮嘱了两个手下,给这里备好食物。

    只要把俩人伺候好了,一切都好说……